全国区县信息一网互通打造区县第一生活门户
  退出

入围资讯

当前位置:资讯 > 正文

我的大伯——邹圣周

发布:大长安文化艺术网 发布时间:2018-01-27 11:29 评论数(0)  我要评论

         

   前几天,表哥邹少陶与我叙谈,说起我尊敬的大伯又要出一本书,书名为《南窗诗草》,令我欣喜。

   关于为何书名定为《南窗诗草》,我没有过多询问,猜想“南”肯定与巍巍秦岭有关,秦岭在西安的南边,西安人称秦岭为南山。此说法来源于《诗经•小雅》中的“南山”指西周王都“丰镐二京”以南的中南山,也就是现在秦岭中段西安市以南素有“天下第一福地”之称的终南山,俗称“南山”。大伯喜欢凝望南山,因为在他眼里不仅仅南山下沣河沿岸有老家,老家有北张操纸工艺、老家附近还有儿时常去的秦渡古镇、周文王灵台和平等寺遗址,老家距离南山已不远。长安文化厚重,源远流长。南山是历史最持久的见证者,见证了周朝的兴衰,沣河沿岸广阔和丰茂;从峻岭南山可猜想秦汉时期的恢弘气势,联想飞马扬尘战事急报;南山蕴涵着隋唐时长安的极盛辉煌,皇家狩猎、休闲驿站、先贤隐士的足迹;绵绵起伏的大山,承载过无数大军穿境,隐藏着佛与道的“终南捷径”;靠近南山可感知陶渊明“采菊东南下,悠然现南山”的豁然开朗;走进南山“空谷幽兰”动植物丰富,深处有“斯是陋室,惟吾德馨”的隐者茅棚。秦岭的屹立是一种精神,似坚毅、伟岸、承受的父亲山。反复思索书名,在脑海里勾勒出美好景象,一位睿智的白发老人,微笑着推开向着南山的窗户,念颂慷锵有力的诗词,经历在过隙中浓缩为字语、如影片、似大自然的春华秋实,灿烂阳光下小院花艳草青,清香中韵诗情、有画意……

   我的大伯邹圣周,中国党员,1928年11月出生于长安北张村。是我父亲的表哥,是我一直敬重的父辈,曾工作于长安法院、司法系统,父亲从我幼年开始就反复讲大伯的成长故事,农活中能吃苦,善学而积极上进,担任过细柳公署文书、乡长,地域副区长,修建大峪水库任过副总指挥,先后任过长安县农机修造厂、水利机械厂、斗门棉绒厂党支部书记兼革委会主任。1978年负责全县政法案件复查办理工作,纠正了多起冤、假、错案,1980年长安县司法局成立任副局长,一生正气凛然,刚正不阿,令人尊敬。大伯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离休老干部,在长安工作与生活一辈子,大半辈子是政法工作,为人正直,我曾亲眼看着八十岁生日那天,长安县法院二十几位老同志给他送了“清正廉明”的牌匾,紧紧真挚的握手致意。大伯,离休多年一直关注国事发展,关注民生安危,常怀满腔爱国忧民之思,可谓党的忠诚铁骨! 大伯与张鸿济、蓝信鼎老人,历时十年义务为故乡北张村写了一部25万字的村史《北张村纪事》,为了人物与经历真实,他们付诸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认真和辛苦。多年前,一个大雪纷纷的冬天,我就曾在长安街上遇见带着口罩,要步行到档案馆查资料的大伯。我知道大伯患有慢性病,心脏不好,当时硬要挡出租车送他回家,被婉言拒绝了,他坚定说:“我必须去核实北张村一位在外工作人员的履历资料。”经过大量核查与辛勤编录,此书由西安出版社出版,区志办还给他送了牌匾“惠泽乡梓”,村里过会赠发书当天乡党们簇拥、微笑、暄腾、齐心称赞,区委常委、统战部长韩爱军,区政协副主席张军省、王百忍等领导出席。

   大伯学习持恒,每天新闻联播和报纸从不间断,关乎人类发展与国家兴盛。始终能紧贴时代主旋律,诗歌文章中可见大气格局,多涵阳光与正能量。做人讲诚信,行有坚骨精气,一生爱国爱党如竖标尺,引后人迈进,令我之晚辈相比多有惭愧!

大伯知道我喜欢倡导关公文化,提起很是高兴,有次对我说:“关公是一个圆融三教、和睦民族、覆盖全社会、延伸海内外的忠义仁勇的化身。关公精神可作为个人道德的标杆,现代关公文化核心是诚信文化,理应得到弘扬,也是海外华人精神的纽带,是正能量的事……”

   人生,前行需要榜样;榜样的力量,总是无穷的力量。我敬重伯的执着与坚韧,一直坚持学习他的正气、正义。老一辈们所经历是艰辛的,生活多包涵了无数苦涩,可是心总是红通通的恒有温度,言语与精神总能散发力量与亮光。我的大伯,满头已雪白鬓发,具有先贤清风,又怀有仙风道骨,是一位胸怀祖国和慈爱人民的人。他的一些谆谆之言,我视如处事法宝、行之脊梁,铭刻于心。


发布:大长安文化艺术网 发布时间:2018-01-27 11:29   我要评论

本文相关推荐